0 1分钟 2周

2月17日,张家口,2022北京冬奥会,雪如意赛事全部结束,工作人员合影留念。视觉中国供图

位于中国西部城市阿勒泰的将军山滑雪场正成为中国滑雪爱好者必去的“打卡地”。那里的一名管理员告诉香港《南华早报》,两年来,到访阿勒泰的游客数量大幅增长:“(滑雪场里的)游客人数越来越多,资深滑雪者的比例也越来越高。”

瑞士和日本的滑雪场曾经吸引了大批中国的滑雪爱好者,但在全球疫情影响下,人们更多地把目光转向了国内。那位军山滑雪场管理员发现,许多客人的装备比滑雪场里的还要专业:“(他们用的)一块最基本的滑雪板价格也要1万元左右。”

《南华早报》称,自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以来,中国一直努力推动冰雪运动的发展:在加强冰场、滑雪场的场地建设的同时,也提高了对教练员和运动员的培训投入。

一名40岁出头的北京工程师在2019至2020雪季第一次尝试了滑雪。“那时候我身体不好,医生建议我多做运动。在冬天,没有比滑雪更好的户外运动了。”他告诉《南华早报》,乘着滑雪板滑行、加速时的那种兴奋和刺激感,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如今,滑雪已经成了这名工程师最大的冬季爱好——这让许多人感到惊讶,毕竟他一直不喜欢寒冷的月份。到目前为止,他在滑雪上的花费超过了1.2万元,他给自己办了滑雪证,还领了补贴。他坦言,每到10月,自己就急切地盼望着下雪,这样“滑雪场就能早点开业”。

随着冬奥会临近,中国互联网上与冰雪运动相关的话题热度也持续上升。《南华早报》援引携程网的数据称,去年第四季度,网站上“滑雪”的搜索量增长了224%;12月20日至31日的12天里,携程网的滑雪场订单数飙升了6倍;在社交媒体平台小红书上,“滑雪”跻身2021年的“热词”行列,用户搜索量较上年翻了一倍多。今年,“滑雪教程”成为小红书“2022年十大生活趋势”之一,平台还为最受欢迎的“滑雪教程”提供了50万元的奖励。

在北京,许多本地人有在冬季结冰的湖面上滑冰的“传统”,在冬奥会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滑雪、冰球这样的“新兴运动”。

最近两年,每到冬天,李伟(音)都会在位于北京西北郊的滑雪场教授滑雪,他对这份“季节性工作”充满热情。

36岁的李伟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在成为滑雪教练前,他一直务农。对李伟来说,滑雪是一种极好的放松:“在中间的坡道划上几下,所有的烦恼都会消失。”

李伟热爱滑雪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这项运动把他的收入“提升到另一个水平”。他告诉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自己教授每节课的费用从400元至500元不等,“几乎相当于夏天的玉米销售季里,全家人一周的收入”。

8岁的郭宇辰(音)4年前开始练习冰球,每周训练7小时。这个男孩的梦想是成为职业选手,因为这能够“为祖国带来荣耀”。11岁的吴孟凯(音)告诉NPR,冰球让他的性格变得外向,“非常阳光”:“打冰球的时候你可不能内向,你必须有足够的勇气去战斗。”

NPR称,在冬奥会的带动下,中国各地的冰雪运动氛围日渐浓郁:“政府和私人公司积极兴建溜冰场和滑雪道,公立学校大幅增加了滑冰和其他冬季运动课程;家长慷慨解囊,积极为冰球和滑冰课程埋单;滑雪场附近的村庄也投建旅馆,为手头宽裕的游客提供更周到的服务。”

张晓黑(音)从事滑雪生意已经10年了,他在日本白马市的一处度假胜地担任滑雪教练。他告诉《南华早报》,中国在冰雪运动发展很可能“后来居上”:“日本的滑雪场地举世闻名,但它建设的时间太早,基础设施非常落后。中国很快会在滑雪场设施质量方面超过日本。”

据美国《石英》杂志报道,《2020年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的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中国的滑雪场数量增长了40%以上,达到800个;溜冰场数量上涨2倍,达到650多个;2020年,中国的冬季体育产业产值达到6000亿元。

“无论在本届冬奥会上获得的奖牌有多少,中国新兴的冬季体育产业都会成为赢家。”《石英》称,10年前,中国还很少有人知道滑雪这种休闲活动,但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改变了这种状况。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以来,中国参加冬季运动的人数超过了3.46亿,超过了此前设定的“让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石英》注意到,中国推广冰雪运动不光是“靠天吃饭”——在环境资源不足的地区,中国正积极投建室内场馆:“中国的室内滑雪场数量世界领先……上海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室内滑雪场馆和设施,让这个位处亚热带的城市(及周边省市)的居民也能随时体验冬季运动的魅力。”

《石英》指出,推动冰雪运动发展的过程中,基础设施只是一部分,运动员的榜样效应也同样重要:“(运动员)是培育冰雪文化的关键因素,拿明星运动员谷爱凌来说,围绕她的讨论很大程度上激励着更多年轻女性学习、从事这项运动……来自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也能引起类似的效应——美籍华裔运动员陈巍、日本远动员羽生结弦在中国都有不少的粉丝,也能发挥类似的效应。”

在阿勒泰军山滑雪场,雪场管理员相信中国的雪上运动仍然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南华早报》称,包括阿勒泰在内的中国地方政府已经出台了几项利好政策,促进冰雪运动产业发展。“我们每两周就会举办一次免费的公益课程,教学生们如何滑雪。此外,我们还会在滑雪场举办各式各样的民俗比赛。”那名管理员说。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位于中国西部城市阿勒泰的将军山滑雪场正成为中国滑雪爱好者必去的“打卡地”。那里的一名管理员告诉香港《南华早报》,两年来,到访阿勒泰的游客数量大幅增长:“(滑雪场里的)游客人数越来越多,资深滑雪者的比例也越来越高。”

瑞士和日本的滑雪场曾经吸引了大批中国的滑雪爱好者,但在全球疫情影响下,人们更多地把目光转向了国内。那位军山滑雪场管理员发现,许多客人的装备比滑雪场里的还要专业:“(他们用的)一块最基本的滑雪板价格也要1万元左右。”

《南华早报》称,自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以来,中国一直努力推动冰雪运动的发展:在加强冰场、滑雪场的场地建设的同时,也提高了对教练员和运动员的培训投入。

一名40岁出头的北京工程师在2019至2020雪季第一次尝试了滑雪。“那时候我身体不好,医生建议我多做运动。在冬天,没有比滑雪更好的户外运动了。”他告诉《南华早报》,乘着滑雪板滑行、加速时的那种兴奋和刺激感,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如今,滑雪已经成了这名工程师最大的冬季爱好——这让许多人感到惊讶,毕竟他一直不喜欢寒冷的月份。到目前为止,他在滑雪上的花费超过了1.2万元,他给自己办了滑雪证,还领了补贴。他坦言,每到10月,自己就急切地盼望着下雪,这样“滑雪场就能早点开业”。

随着冬奥会临近,中国互联网上与冰雪运动相关的话题热度也持续上升。《南华早报》援引携程网的数据称,去年第四季度,网站上“滑雪”的搜索量增长了224%;12月20日至31日的12天里,携程网的滑雪场订单数飙升了6倍;在社交媒体平台小红书上,“滑雪”跻身2021年的“热词”行列,用户搜索量较上年翻了一倍多。今年,“滑雪教程”成为小红书“2022年十大生活趋势”之一,平台还为最受欢迎的“滑雪教程”提供了50万元的奖励。

在北京,许多本地人有在冬季结冰的湖面上滑冰的“传统”,在冬奥会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滑雪、冰球这样的“新兴运动”。

最近两年,每到冬天,李伟(音)都会在位于北京西北郊的滑雪场教授滑雪,他对这份“季节性工作”充满热情。

36岁的李伟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在成为滑雪教练前,他一直务农。对李伟来说,滑雪是一种极好的放松:“在中间的坡道划上几下,所有的烦恼都会消失。”

李伟热爱滑雪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这项运动把他的收入“提升到另一个水平”。他告诉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自己教授每节课的费用从400元至500元不等,“几乎相当于夏天的玉米销售季里,全家人一周的收入”。

8岁的郭宇辰(音)4年前开始练习冰球,每周训练7小时。这个男孩的梦想是成为职业选手,因为这能够“为祖国带来荣耀”。11岁的吴孟凯(音)告诉NPR,冰球让他的性格变得外向,“非常阳光”:“打冰球的时候你可不能内向,你必须有足够的勇气去战斗。”

NPR称,在冬奥会的带动下,中国各地的冰雪运动氛围日渐浓郁:“政府和私人公司积极兴建溜冰场和滑雪道,公立学校大幅增加了滑冰和其他冬季运动课程;家长慷慨解囊,积极为冰球和滑冰课程埋单;滑雪场附近的村庄也投建旅馆,为手头宽裕的游客提供更周到的服务。”

张晓黑(音)从事滑雪生意已经10年了,他在日本白马市的一处度假胜地担任滑雪教练。他告诉《南华早报》,中国在冰雪运动发展很可能“后来居上”:“日本的滑雪场地举世闻名,但它建设的时间太早,基础设施非常落后。中国很快会在滑雪场设施质量方面超过日本。”

据美国《石英》杂志报道,《2020年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的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中国的滑雪场数量增长了40%以上,达到800个;溜冰场数量上涨2倍,达到650多个;2020年,中国的冬季体育产业产值达到6000亿元。

“无论在本届冬奥会上获得的奖牌有多少,中国新兴的冬季体育产业都会成为赢家。”《石英》称,10年前,中国还很少有人知道滑雪这种休闲活动,但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改变了这种状况。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以来,中国参加冬季运动的人数超过了3.46亿,超过了此前设定的“让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石英》注意到,中国推广冰雪运动不光是“靠天吃饭”——在环境资源不足的地区,中国正积极投建室内场馆:“中国的室内滑雪场数量世界领先……上海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室内滑雪场馆和设施,让这个位处亚热带的城市(及周边省市)的居民也能随时体验冬季运动的魅力。”

《石英》指出,推动冰雪运动发展的过程中,基础设施只是一部分,运动员的榜样效应也同样重要:“(运动员)是培育冰雪文化的关键因素,拿明星运动员谷爱凌来说,围绕她的讨论很大程度上激励着更多年轻女性学习、从事这项运动……来自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也能引起类似的效应——美籍华裔运动员陈巍、日本远动员羽生结弦在中国都有不少的粉丝,也能发挥类似的效应。”

在阿勒泰军山滑雪场,雪场管理员相信中国的雪上运动仍然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南华早报》称,包括阿勒泰在内的中国地方政府已经出台了几项利好政策,促进冰雪运动产业发展。“我们每两周就会举办一次免费的公益课程,教学生们如何滑雪。此外,我们还会在滑雪场举办各式各样的民俗比赛。”那名管理员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