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1月

有人说高山滑雪是冬奥项目的明珠,因为运动员从陡峭的山坡上要做各种急转弯,难度绝非一般。但在我眼中,空中技巧绝对是不亚于高山滑雪的危险存在。只要你在现场听见选手落地时那一声声“砰、砰”的闷响,便能迅速理解这项运动的危险。

四年前,我第一次参加奥运报道,目睹了徐梦桃在平昌狠狠地摔了一次。四年后,徐梦桃又站在女子空中技巧决赛赛场,我也作为新华社冬奥报道小组的一员,再次在现场拍摄见证。与四年前只有三个人负责一个项目不同,这次新华社作为国际奥林匹克摄影队成员,在昨晚的比赛中,共有9名摄影记者参与报道。我和同事牟宇一起,站在运动员滑行的右侧。

↑2月14日,中国选手徐梦桃在比赛中庆祝。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中国选手徐梦桃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 吴壮 摄

最后一轮决赛,徐梦桃旋转,落地,然后激动尖叫。她拿到全场最高分后,所有的情绪,如火山爆发一般。她拿出了那面在无数次采访中说到的国旗,激动地展开,然后跑向雪道,双膝下跪,开始抽泣。此刻,我的镜头紧紧地跟随她,快速定格精彩瞬间。

虽早已久仰大名,但初次见到徐梦桃是在2019年3月。当时的她刚刚从平昌冬奥会的阴影中走出,养好了伤病,重拾心态,在2018-2019赛季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世界杯中国站比赛中,以年度总冠军的头衔,宣告着自己的归来。

↑2月10日,中国队选手徐梦桃(右)和贾宗洋在比赛后拥抱。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混合团体决赛在张家口赛区举行,中国队获得亚军。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再见徐梦桃,已到了北京冬奥会的赛场。在此前举行的混合团体比赛中,中国队收获一枚银牌。赛后一直安慰队友的她,难掩眼底那一丝不甘与遗憾。

14日晚,一轮降温天气过后的崇礼气温跌破零下20摄氏度。虽然早已做足了御寒准备,但崇礼早春的“魔法攻击”还是给我这个自认为见惯了“大场面”的东北人上了一课。守候在摄影点位的我,在比赛间隙只有两种状态——或是蜷缩着御寒,或是手舞足蹈地原地运动起来。

↑2月14日,中国选手徐梦桃在比赛后庆祝。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中国选手徐梦桃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在刺骨的寒风中,我等来了徐梦桃决赛中的最后一跳。刹那间,场馆的喧嚣戛然而止,唯有风声呼啸。全场的焦点都汇聚在山坡上的徐梦桃,我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她在起点处调整了下情绪,看了一眼跳台后,从助滑坡飞驰而下,在跳台处腾空而起,舒臂翻转,冲入云端。

↑2月14日,中国选手徐梦桃在比赛中落地后庆祝。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中国选手徐梦桃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平稳落地!滑下落地坡后,徐梦桃高举双臂,激动地嘶吼,宣泄着自己压抑了四届冬奥会的情绪。经过了十余年的等待,在这个早春寒夜中,这个爱哭爱笑的女孩实现了自己苦苦追求的梦想,也让中国重新站上了空中技巧冬奥会的最高领奖台。

梦想和坚持,简单的两个词语,说起来容易,但只有当你确实为之努力拼搏,才能真正了解背后那份难以言喻的艰辛和不易。

↑2月14日,中国选手徐梦桃在比赛后庆祝。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中国选手徐梦桃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

在拍摄最后的纪念品颁发仪式时,我的视线早已一片模糊,分不清是眼镜镜片上的哈气,还是相机取景器上的冰霜,亦或是热血激动催下的泪水。我想,镜头里的徐梦桃也一定和我一样,唯一的区别是,她清楚地知道泪水的含义。

↑2月14日,中国选手徐梦桃在比赛后庆祝。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中国选手徐梦桃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14日晚,在零下20多度的云顶滑雪公园,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上,中国队“四朝元老”徐梦桃成功夺金。

我提早一小时到达现场,来到了终点左侧位置。考虑到决赛运动员只有3次试跳机会,决定以干净的夜空和大灯为背景,安装一台遥控相机保证动作画面,自己则来到靠终点较近的位置,兼顾动作又能抓拍运动员到达以及庆祝的画面。

↑2月14日,中国选手徐梦桃在比赛中。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资格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在决赛的最后一跳,徐梦桃选择了难度系数4.293的动作。滑行、起跳、腾空翻转、完美落地,一声怒吼——108.61分,惊艳全场,此时我也将这一气呵成的动作瞬间完整记录。

当最后出场的美国名将阿什莉·考德威尔落地失误后,我也注意到等待区的徐梦桃已经开始紧张地走动。此时,相机焦点也紧紧跟随着她。

↑2月14日,中国选手徐梦桃在比赛后庆祝。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中国选手徐梦桃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在大屏公布最终得分后,徐梦桃身披国旗,绕着赛场奔跑,然后跪倒在雪地,双手指天,激情呐喊,泪水已模糊了双眼。

那一刻,我已被感动。趴在雪地上,不断地按下快门,记录下现场已沸腾的瞬间。

2月14日晚,云顶滑雪公园。伴随着现场观众和工作人员的欢呼,在“奔跑吧,骄傲的少年”的激情伴奏下,徐梦桃举着国旗庆祝,与对手、教练组、队友拥抱,又独自来回奔跑、忘情呐喊,似乎要将多年来积攒的情绪一口气宣泄。

↑2月14日,中国选手徐梦桃在比赛后庆祝。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中国选手徐梦桃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 摄

↑2月14日,中国选手徐梦桃(上)在比赛后。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中国选手徐梦桃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 摄

观众席最后排顶层,约四层楼高,是我作为新华社冬奥摄影团队一员见证这一历史时刻的位置。这里是制高点,足以观察全场的每个角落。我选择用600毫米镜头,全神贯注地捕捉场内的动态细节。

决赛,运动员需要经过三轮比拼。超长时间的户外拍摄,鞋内的暖宝宝已成为冰块,呼出的空气在相机屏幕上凝成霜。徐梦桃庆祝的画面几乎是在我手指头没有知觉的情况下,本能地按下的快门。这是现场绝大多数摄影记者的共同感觉。

↑2月14日,冠军中国选手徐梦桃在比赛中。当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在张家口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中国选手徐梦桃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 摄

不经彻骨寒,何来梅花香!徐梦桃经历了一次次战斗之后,终于摘得硕果!忘情欢呼吧,你和中国冰雪都值得拥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